电商动态 | 美食山东 | 工艺齐鲁 | 旅游攻略 | 县域基地 | 品牌故事 | 汇吃汇淘 | 源产地 | 老字号 | 品味山东媒体行
鲁网 > 特色山东 > 电商动态 > 正文

山东生鲜电商式微:凋零的果蔬

2016-12-15 15:27 来源:山东商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
打印
12月11日,水果零售连锁品牌“百果园”与生鲜电商品牌“一米鲜”正式对外宣布合并,以交叉持股方式完成生鲜领域内线上线下融合的第一桩合并案。合并之后的新公司将保持“百果园”与“一米鲜”双品牌运行。来自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的一组数据显示,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中,只有1%实现了盈利,4%持平,88%亏损,剩下的7%是巨额亏损。那么,山东创客们的生鲜电商项目日子过的咋样?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。

    12月11日,水果零售连锁品牌“百果园”与生鲜电商品牌“一米鲜”正式对外宣布合并,以交叉持股方式完成生鲜领域内线上线下融合的第一桩合并案。合并之后的新公司将保持“百果园”与“一米鲜”双品牌运行。来自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的一组数据显示,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企业中,只有1%实现了盈利,4%持平,88%亏损,剩下的7%是巨额亏损。那么,山东创客们的生鲜电商项目日子过的咋样?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。记者 陈心如  

  订果果 公司人员大缩水 不断转型力求活着 

  2015年,生鲜O2O电商受追捧,“订果果”含着金钥匙出生,创始人王士庆和团队创业初期就获得了千万元的个人投资,在济南展开了一番“烧钱”大战,随后积累了不少线上用户,瞬间成为本土生鲜电商一颗耀眼的新星。

  而翻看“订果果”的官方微信公众号,最新的一次更新停留在了今年的7月31日,仓储和配送团队都已经关停,不禁让业内人士产生猜疑:难道“烧死”了?记者致电创始人王士庆,他首先否认了倒闭一说,“项目的确是遇到了一些问题,目前正在做转型调整,微信公众号年前不再推送文章,但线上下单的功能依然存在,现在每天还可以接到200单左右。”

  即便如此,王士庆也坦言,“订果果”从今年10月份起,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危机。“我们在济南设立了一个总仓,从这里出货,然后自己物流配送到单位或者家里,采购、包装、平台营销运营等都得雇人来做”,王士庆在创办“订果果”前,属于生鲜领域的门外汉,通过低价进入市场,曾在传统行业内引起一阵恐慌,“有人恐慌,也有人嘲笑,我们当时算是无知者无畏吧!”

  逐渐地,王士庆越来越力不从心,“整个链条都自己做,这种模式很累很重,又很难提高效率,效率和成本都比不过小区门口卖水果的小摊贩。”据了解,“订果果”的资金投入很大,当时配送的厢货车和三轮车有近50辆。

  今年4月份,“订果果”开始在线下铺设分店,业务从线上拓展到线下,王士庆将其称为“寻找合伙人”。“现在直营的有3家,合伙开的店有4家,每家店能辐射3到4公里。”王士庆说,继续专注线上业务,线下业务也不会停,打算在济南铺15家,配送则与济南另一家生鲜O2O电商“鲜果淘”合作。

  目前,“订果果”团队已经从160人减到5人,王士庆说:“生鲜电商都很难受,只要不死,胜者为王。”  

  乐农优选 生鲜电商进入洗牌期 向传统企业输送电商服务  

  刚盯完“双十一”的活动,乐农优选的CEO姬之幼难得给自己放了半天假,2012年就进入生鲜电商领域,经过一番市场厮杀,如今已经成为本土的行业先锋。“最近一两周,我还走访了济南的几家生鲜电商同行,感觉大家的状况都不是太好。”去年底,姬之幼就曾预言,整个生鲜电商已经进入到了洗牌期,本地的创业企业急需抱团取暖共谋发展,“大家抱团看能不能有一些更好的发展思路。”

  虽然目前的市场形势堪忧,但姬之幼对于生鲜电商行业却保持乐观。“从2012年起,整个大环境慢慢地在发展,消费量如今越来越大,我对未来的两年还是比较乐观的。”姬之幼回忆说,早在2012年进入生鲜电商领域时,物流配送条件很差,“那个时候才糟心,今年双十一都没有爆仓,整个大环境非常好,物流的直干线的发达、配套设施的建设大大提高了效率。”

  经过三四年的发展,姬之幼说乐农优选正处在冲击新三板的阶段,最值得炫耀的只有经验,“我们一直还都是艰难存活,好在目前已经略有盈利,生鲜电商需要非常精细化的管理,尤其是在供应链和品控上,我们在这些方面的经验才是现在最大的优势。”

  当生鲜电商进入洗牌期,姬之幼和团队也没有坐以待毙,正在做一些新的尝试,其中也包含了很多线上和线下、电商和传统的合作。

  据姬之幼介绍,他们开始和电视购物平台合作,还有线下进口水果店,“其实线下的力量还是很大的,我们和水果店合作以来,产品天天卖空,我每天能签出去好几个上万的单子,因为购物的体验还是很重要的,尤其是像水果这样的产品,我们接下来想借用我们的专业的电商服务来与更多的传统企业合作。”

  就与进口水果店的合作,姬之幼进一步补充说,双方采取的是一种新的合作模式,“他们不收我进店费,我也不收他前期采购款,而是共同分享利润。”这只是一次尝试,对于未来,姬之幼想把乐农优选打造成一个“农产品上行+农产品品牌孵化”平台。  

  侬伯品 大企业打造大平台 解决生鲜电商的选品痛点  

  “盈利是我们做生鲜电商人的痛。”侬伯品的CEO盛怡凯感触,生鲜电商的发展曲折,但毕竟是大势所趋。

  去年12月底,手机APP“侬伯品”正式上线运营,而在此之前,“伯乐庄园”是一家传统的电商平台,隶属于水利厅的山东水发集团,旗下自有的自主基地面积能达到将近30万亩。此前,总经理侯桂娜曾介绍说:“我们立足于A2C,从农业合作社,然后到消费者,与常规的B2C相比,我们做的是农业资源,而不仅仅是农产品资源。”

  因为有国企背景,“侬伯品”团队虽然年轻,却让众多创业者心生羡慕。“我们是在摒弃固有的模式,是一个纯粹的创业型公司, 侬伯品 是 互联网+农业 的一次尝试,公司想要壮大成活,光靠背景也不足够存活。”盛怡凯介绍说,经过近一年的摸索,在“侬伯品”平台上托管的土地面积已经超过了100万亩。

  虽然生鲜电商现状不明朗,但依然有很多人对这个领域抱有热情。今年,“侬伯品”推出了针对百万家小型生鲜电商的“一件代发”选货平台,解决生鲜电商领域的选品痛点。“现在很大部分的生鲜电商在选品的时候,都要去看基地,品控自己做,建冷库,雇人包装分拣,这些环节消耗了大家很多的枪支弹药,这一圈折腾下来利润摊的非常薄。”盛怡凯说,这是基于他们对农产品多年的深耕,“采用直播的形式帮百万电商看基地,会有专业的品控团队为电商企业做品控。”

  对于济南本土生鲜电商的发展,盛怡凯总结了两个关键词:融合、专业,“专业并不难理解,而融合是指业内农产品、生鲜领域内产品和资源的互通与借鉴。”

  除此,“侬伯品”目前正在和一些知名的线下连锁机构沟通,盛怡凯透露,电商下沉到线下实体店,也将是目前的一个趋势,“我们也会用自己的模式,糅合进生鲜O2O的一些理念,然后开设自己的线下实体连锁。” 

  创客说  

  “百果园”与“一米鲜”的这次尝试,牵动了不少生鲜电商创业者的神经,是否意味着未来行业的发展走势?不妨听听济南本土创客的第一反应:  

  王士庆:这不是并购,这是卖身求活。生鲜电商,最主要的价值不是“优化”和分割现有的市场,而是依靠你的实体店商业模式不具备的“讲故事”的能力去创造新的市场。现有的实体店、夫妻店已经把目前的生鲜玩得没法再提高效率和优化成本了,大家却还在削尖了脑袋硬钻。

  生鲜是一个古老的行业,“懒于杂物勤于思考”的知识性创新型创业者应该敬畏和远离,只可择其善者合伙之的领域。  

  姬之幼:这次合并案例,属于“理念上天,脚落地”,有电商的基因又有传统企业的服务展现,而且既方便又实惠,同时也能基于更多的场景和人群来销售产品。这个是很好的一个事,再说供应链合并了之后,可以集中采购,采购的成本就会大大降低,有终端的议价能力。比较重要的一点,它本身是传统业务和线上业务的一个结合,各自把优势的部分拿出来,形成一股合力来共同抵御风险。 

  盛怡凯:就是我所说的“融合”。近日,不缺钱,不缺人的三大首富都抱团合作了,我们生鲜电商领域大家也不能各自为战。大家取长补短,相互借鉴,优势互补。无论生鲜电商的情况怎样,谁又碾压了谁,谁家合并,谁家倒闭,我坚信大家所有的努力和改变,都是为了让用户有更好的用户体验。


责任编辑:饶舜玉
分享到: